<legend id="sxf1j"></legend>

  • <ol id="sxf1j"><blockquote id="sxf1j"></blockquote></ol><ol id="sxf1j"></ol>
    <optgroup id="sxf1j"></optgroup>
  • <span id="sxf1j"><output id="sxf1j"></output></span>
  • <legend id="sxf1j"><li id="sxf1j"><dfn id="sxf1j"></dfn></li></legend>

  • 當前位置:首頁 > 案例精選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2017-2018年四川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

        點擊數:60344   來源:維權處   發布時間:2019.04.22

    民營經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重要成果,是推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習總書記說,創造中國奇跡,民營企業功不可沒。民營經濟貢獻了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已經成為推動我國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創業就業的主要領域,技術創新的重要主體。四川法院堅持全面認真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和黨中央、國務院關于促進民營經濟發展的重大決策部署,深入落實省第十一次黨代會加快推進民營經濟發展大會精神,充分發揮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主導作用,依法公正高效審理涉民營企業的知識產權案件,不斷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力度,有效維護知識產權權利人的合法權益,依法懲治各類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為民營企業發展創造公平競爭的營商環境,為民營企業健康發展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

    一、四川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案件的基本情況

    (一)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案件總體情況

    2017年至2018年,四川法院共受理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案件10854件,其中民事案件10812件、刑事案件36件、行政案件6件,占同期知識產權案件收案總數的76.9%。共審結9949件,其中民事案件9915件、刑事案件31件、行政案件3件,結案率91.2%,高于同期知識產權案件結案率81.5%。在審結的9915件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中,調解、撤訴案件6357件,調撤率64.1%。

    圖1.jpg

    在10854件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案件中,絕大多數為民事案件,共計10812件[1],占比99.6%;其中,受理著作權糾紛4910件,占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總數的45.4%;商標權糾紛3952件,占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總數的36.6%;專利權糾紛995件,占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總數的9.2%;技術合同糾紛206件,占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總數的1.9%;不正當競爭糾紛159件,占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總數的1.5%;其他糾紛590件,占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總數的5.4%。


    著作權糾紛

    商標權

    糾紛

    專利權

    糾紛

    技術合

    糾紛

    不正當競爭

    糾紛

    其他

    糾紛

    案件數量

    4910

    3952

    995

    206

    159

    590

    所占比例

    45.4%

    36.6%

    9.2%

    1.9%

    1.5%

    5.4%

    (表1:2017-2018年全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受理情況)

    (二)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要素情況分析

    1.從行業分布看,涉訴行業分布較廣,但焦點比較集中。主要集中在餐飲、娛樂、傳媒、出版及互聯網內容提供商、酒類、飲料及食品、機械零配件、工業設備制造、銷售、家具、文體、高新技術等行業。其中,餐飲娛樂業約占比54%,傳媒、出版及互聯網內容提供商約占比10%,機械零部件銷售業約占比8%,酒水飲料食品業約占比7%,文體用品行業約占比6%,高新技術行業約占比4%,服裝業和家居家具業占比相當,分別為3%左右,其他行業約占比5%。

    圖2.jpg

    從民營企業知識產權糾紛涉及的行業分析,涉訴糾紛總體呈現出創新程度不高,技術性較低的特點。除“機械零部件銷售行業”和“高新技術行業”外,其他行業的自主創新能力都不高,難以通過提高技術壁壘來阻卻侵權人的“山寨”仿冒行為。此外,我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糾紛主體行業分布同樣具有深刻的區域發展背景。我省是西部經濟大省,酒業、茶葉、美食、旅游等行業在全國聞名遐邇,為推動我省經濟和產業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但同時知識產權糾紛也主要集中在上述領域。

    2.從案件類型看,著作權糾紛和商標權糾紛占比較大,專利權糾紛、技術合同糾紛等案件數量增速明顯。在我省2017年和2018年受理的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糾紛案件中,著作權糾紛占比分別為43.7%和35.3%,商標權糾紛占比分別為35.3%和37.3%,專利權糾紛占比低于一成半,分別為12.2%和7.6%,技術合同糾紛占比較低,分別為2.3%和1.7%。與2017年相比,專利權糾紛和技術合同糾紛在2018年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中所占比重雖然有所降低,但是案件數量有明顯增長,分別上漲了13.5%和36.8%。


    著作權

    糾紛

    商標權

    糾紛

    專利權

    糾紛

    技術合

    同糾紛

    不正當競爭糾紛

    其他

    糾紛

    案件數量

    1671

    1348

    466

    87

    54

    198

    所占比例

    43.7%

    35.3%

    12.2%

    2.3%

    1.4%

    5.2%

    (表2:2017年全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類型分別情況)

     


    著作權

    糾紛

    商標權

    糾紛

    專利權

    糾紛

    技術合

    同糾紛

    不正當競爭糾紛

    其他

    糾紛

    案件數量

    3239

    2604

    529

    119

    105

    392

    所占比例

    46.4%

    37.3%

    7.6%

    1.7%

    1.5%

    5.6%

    (表3:2018年全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類型分布情況)

    圖3.jpg

    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類型分析,著作權、商標權糾紛案件數量居高不下且增速較快是造成我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體量高位運行的首要原因。2018年專利權糾紛和技術合同糾紛數量提高,在一定程度上說明,隨著國家對創新驅動的重視和產業政策的調整,民營企業的創新動力和熱情提高,技術研發和升級的步伐加快,民營企業對知識產權的管理、運用及實施轉化更加重視。另一方面也說明,除傳統的商品銷售、作品傳播、餐飲娛樂等領域外,涉及高新技術行業的司法保護需求量也處于明顯增長態勢且對司法保護有較重依賴性,對法院審判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3.從地域分布看,知識產權糾紛相對集中,成都地區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高發。2017-2018年,我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收案前三位的地區分別為成都地區、瀘州地區和綿陽地區。成都地區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收案8188件,占全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收案的75.7%。其中著作權糾紛、商標權糾紛、專利權糾紛和技術合同糾紛分別為4281件、2125件、989件和172件,占全省民營企業各自案件類型的比例分別為87.2%,53.8%,99.4%和83.5%。瀘州地區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收案數位居我省第二位,僅374件,其中著作權糾紛11件,商標權糾紛336件,無技術合同糾紛。綿陽地區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收案366件,其中著作權糾紛12件,商標權糾紛308件,技術合同糾紛6件。全省有超過十個地區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收案不足百件,其中甘孜和阿壩地區收案為0,攀枝花地區和涼山地區收案僅分別為7件和6件。

    圖4.jpg

    圖5.jpg

    從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的地域分布分析,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糾紛數量與當地產業經濟發展狀況密切相關。就我省各地區產業經濟發展水平而言,成都市作為西部中心城市,生產總值長期居于我省首位。2018年,成都市實現生產總值10803.07億元,是全國少有的經濟總量超過萬億的城市之一。綿陽市實現生產總值1686.51億元,排名緊跟成都,居于第二位。瀘州市排名第七位,實現生產總值1267.63億元。而案件數量較少的幾個地區經濟總量排名也相對靠后。在經濟發達地區,創新成為推動當地社會生產力發展的活躍因素,知識產權創新、轉化、運用程度較高,與之關聯的,知識產權司法保護需求增大,從而導致該地區知識產權民事糾紛案件數量增大。與之相應,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糾紛高發,新類型糾紛、新權利要求頻現,對民營企業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提出新的挑戰。

    4.從判決結果看,原告勝訴的案件數量多,法定賠償適用比例高。2017年,全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判決結案1040件,原告勝訴950件,勝訴率91.3%。2018年,全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判決結案2518件,原告勝訴2225件,勝訴率88.4%。在上述原告勝訴案件中,2017年適用法定賠償方式確定被告賠償數額的案件占比約98%,2018年適用法定賠償的比例高達99%。

    圖6.jpg

    圖7.jpg

    從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的裁判結果分析,判決案件的支持率非常高,被告抗辯成功的案件較少。被告有效抗辯情況不容樂觀,暴露出被告在對法律的正確理解、證據收集等方面的能力不足。法定賠償適用比例極高,按照實際損失、侵權獲利確定賠償數額的情形極少,這一方面有知識產權價值以及查明權利人損失和侵權人獲利的機制不健全的客觀原因,另一方面也存在原告怠于舉證的主觀因素。

    5.從主體看,民營企業是我省知識產權民事糾紛案件主體中最活躍的主體因素。2017年,全省法院共受理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案件3839件,占全部知識產權案件的87.1%。其中,原告為民營企業的占1.6%,被告為民營企業的占比24.9%,原、被告中均含有民營企業的占比73.5%。2018年,全省法院受理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案件7015件,增幅高達82.7%,占當年知識產權案件總數的98.9%。其中,原告為民營企業的占1.5%,被告為民營企業的占比12.1%,原、被告中均含有民營企業的占比86.4%。

    圖8.jpg

    圖9.jpg

    從知識產權民事案件主體分析,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數量大幅增長,反映出民營企業知識產權保護意識逐漸增強。對于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中,被告為民營企業占比較重,主要原因在于知識產權民事糾紛案件整體上遵循“原告就被告”的地域管轄原則,以被告住所地和侵權行為地為主要管轄地。因此,被告為民營企業的比例對于分析我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侵權行為的嚴重程度或者知識產權整體保護水平等并沒有典型意義。但是,與2017年相比,2018年被告為民營企業的案件占比大幅降低,說明近年來我省法院加大對知識產權保護力度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

    二、民營企業在知識產權保護中存在的問題

    (一)知識產權意識不強,對知識產權的認識和重視不到位

    1.著作權領域 一些企業不注意留存創作過程記錄、及時發表作品或者進行著作權登記,導致作品形成時間、創作過程、作者難以確定,對維權造成不良影響;一些企業,尤其是被許可實施著作權的企業,不了解著作權內容、范圍和期限,超越權利內容、范圍和期限行使權利導致侵權;一些企業混淆了作品著作權和作品載體的物權,產生獲得作品載體就獲得作品著作權的誤解從而導致侵權。

    2.商標權領域 一些企業商標意識淡漠,商標注冊積極性不高,致使商業標識被他人搶注,導致維權成本、風險增加;一些商品銷售企業不注意留存購貨合同、票據等證明貨物合法來源的證據,不能依法進行有效抗辯,從而免于承擔賠償責任;一些商品加工企業不注重審查其代加工商品的商標權情況,導致其與假冒商標人共同侵權;一些市場管理企業怠于履行監管責任,或者對商標權人的警告函處理不當,導致其構成幫助侵權。

    3.專利權領域 一些企業不了解專利權授權程序,在專利申請前就對其設計或技術進行宣傳推廣,導致其設計或技術因公開而成為現有設計或現有技術,無法獲得保護;一些企業不依法支付發明人獎勵報酬,打擊員工創新積極性,甚至引發糾紛;一些企業不重視知識產權檢索,導致產品從設計和生產之初就構成侵權。

    4.其他領域 一些企業不遵守公認的商業道德,違背誠實信用原則,通過不正當手段攫取競爭對手的商業機會,構成不正當競爭;一些企業維權不理性,跨越法律的界限,采取詆毀等不當手段維護利益,構成不正當競爭;一些企業“打擦邊球”“搭便車”思想嚴重,直接將他人商標注冊作為自己的商號使用,或者稍微改動便加以使用,構成不正當競爭。

    (二)自主創新能力不高,知識產權防御性較差

    無論是從涉訴民營企業分布的行業來看,還是從我省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民事案件的類型看,涉訴糾紛總體呈現出創新程度不高、技術性偏低的特點。涉訴主體自主創新意識薄弱,自主創新能力較低,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和核心技術較少,企業競爭力不強。此外,一些企業習慣將通用元素整合后形成的文字或圖形注冊為商標在商業活動中使用,該類商標因來源于公共領域,盡管進行再創作使其具有了區別通用元素的特點,但顯著性仍然較低,其商標的禁用范圍受到較大限制。

    (三)疏于知識產權管理,風險防范能力低

    價值在流通中產生,企業在將其知識產權成果轉化為經濟成果時,知識產權糾紛的數量大幅上升,其中暴露出很多問題。一些企業對其自有知識產權推廣力度不夠,使潛在客戶轉變成了侵權人;一些企業對知識產權轉讓、許可合同的約定、履行不符合法律規定,導致知識產權不能順利轉化、實施;一些企業在技術開發過程中,對諸如技術驗收標準、付款條件、完成時間等合同主要條款約定不明,從而引發糾紛;一些企業草率簽訂加盟合同,不認真評估自己的履約能力,不積極考察市場環境,導致違約;一些企業在知識產權轉化過程中,不重視重要材料的留存、備案等,導致糾紛發生時難以證明其主張,增加了敗訴風險。

    (四)知識產權訴訟能力不足

    在知識產權侵權訴訟中,知識產權人的目標是為了贏得訴訟、爭取賠償。但是一些企業對侵權行為不夠敏感,導致其損失擴大。甚至在一些案件中,部分企業在發現侵權行為后,未及時有效的固定證據,隨著侵權產品生產、銷售的完成,產品更新換代,權利人難以再舉證證明侵權行為的發生。還有一些企業的舉證能力有限,導致舉證方式存在問題,從而造成其權利不能得到有效保護。此外,權利人習慣于在知識侵權糾紛中主張法定賠償,僅有不足1%的原告在訴訟中提供有關權利人損失或侵權人獲益等證據,但事實上,隨著社會經濟水平的提高和文化事業發展,知識產權的價值越來越大,知識產權侵權行為給權利人造成的損失亦越來越大,已經超過法定賠償的最高限額,由于權利人未有效舉證,導致未能獲得充分的損害賠償。還有一些企業在收到侵權警告后,對確認不侵害知識產權訴訟制度運用不足,不能有效防止權利人濫用權利,減少損失。

    三、加強民營企業知識產權保護,促進民營企業創新創業

    (一)妥善處理涉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案件,塑造良好營商環境

    全省法院積極履行知識產權司法審判職責,深入貫徹“司法主導、嚴格保護、分類施策、比例協調”的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基本政策,依法公正高效審理各類知識產權案件,努力為包括民營企業在內的各類市場主體營造良好營商環境。積極總結審判經驗,提升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案件審理水平。2018年,省法院出臺《審理商標侵權案件審理指南》《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案件審理指南》等規范性文件,既加強對全省法院審判工作指導,又提高了民營企業知識產權案件的審判質效。妥善處理涉民營企業知識產權個案,通過司法裁判明確法律標準和行為準則。加大對侵犯民營企業知識產權行為的懲治力度,彰顯司法公信和權威有力遏制知識產權侵權行為,有效發揮了知識產權審判激勵和保護創新、促進科技進步和社會發展的職能作用。如省法院審理的成都肖鴻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法院判決侵權人向知識產權權利人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120萬元,有效懲治了惡意著作權侵權行為;高建軍生產、銷售假冒“國窖1573”等名酒案,非法經營數額達470余萬元,情節特別嚴重,且系累犯,法院以假冒注冊商標罪、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高建軍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260萬元,有效發揮知識產權犯罪刑事懲罰的威懾作用。

    (二)創新審判機制,提升民營企業知識產權保護效率

    知識產權案件數量不斷上升,民營企業對知識產權保護的需求日益迫切,法院知識產權審判“案多人少”的矛盾更加突出。省法院指導成都知識產權審判庭探索建立“基于‘兩表指導、審助分流’的知識產權案件快速審判機制”,實現涉民營企業類型化知識產權案件的要素化、集約化、快速化審理。2017年,該項改革成果被列入全省“第一批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可復制可推廣經驗成果”;2018年,該項成果入選國家發改委“全面創新改革實驗百佳案例”,并作為四川獨創經驗,列入國務院在全國推廣的“第二批支持創新相關改革舉措”。目前,該機制已在全省法院全面推廣,取得良好效果,增強了知識產權司法救濟的便民性和時效性。成都知識產權審判庭的知識產權類型化案件平均審理時間由2014年的146.7天縮短為2018年的104天;德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僅用43天審結了21件銷售侵害注冊商標專用權商品案,平均審理周期較2016年的123天縮短了80天;宜賓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年知識產權民事一審案件的平均審理天數縮短為95天,相比2016年的123天有明顯下降。

    (三)深化裁判方式改革,破解民營企業知識產權司法保護難題

    針對實踐中存在的被侵權民營企業“贏了官司,丟了市場”的問題,省法院積極探索符合知識產權訴訟規律的裁判方式改革,提升司法救濟的及時性和有效性。依法適用司法禁令、司法保全等強制措施。對符合訴前禁令、證據保全、財產保全等條件的,及時依法采取相關措施,滿足權利人迅速保護權利的正當需求。2018年,全省法院在知識產權案件中采取財產保全37件,證據保全4件,有效維護了權利人的合法權益。如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根據騰訊計算機公司、騰訊科技公司的申請,依法在訴前裁定步步高公司等停止涉嫌不正當競爭的行為,有效防止知識產權權利人損失擴大。依法制裁惡意訴訟、拖延訴訟的行為。積極引導當事人在訴訟活動中恪守誠信,依法懲治捏造事實提起的知識產權訴訟,以及妨礙司法秩序的侵權行為。強化對逃避送達、延遲提交證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等惡意拖延訴訟的行為的民事制裁。有效遏制濫用管轄權異議的行為。2017年,省法院出臺《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商事糾紛管轄權異議案件的工作規范(試行)》,切實提高知識產權案件管轄權異議審查的效率,嚴格規制當事人濫行管轄權異議權利的行為,有效提升了知識產權案件的審判效率。

    (四)拓展司法服務,助力民營企業創新發展

    全省法院不斷創新和完善司法服務機制,通過延伸審判職能,努力為民營企業完善知識產權運用、管理和保護建言獻策,積極助推企業創新發展。強化知識產權法治宣傳,每年在“4.26”世界知識產權日前后開展“知識產權宣傳周”活動,發布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白皮書和典型案例,展示人民法院加大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力度的成果,正確引導知識產權領域的價值判斷和司法導向,積極營造“尊重知識、崇尚創新、誠信守法”的社會風尚。發揮知識產權巡回審判制度作用。全省法院根據各自轄區內知識產權案件的特點,因地制宜開展知識產權巡回審判工作,及時化解知識產權矛盾糾紛。成都市高新區法院有針對性的選擇技術合同糾紛案件到創新企業聚集地“天府新谷”開展巡回審理,通過“以案說法”的方式幫助創新企業在今后的經營中事先預防法律風險,事后依法維權。綿陽市中級法院在當地的種子集散交易中心巡回審理植物新品種案件,以案普法,對規范種子交易秩序,保護植物新品種所有權人、種子銷售代理人、種子買受人等各方主體合法權益,發揮了積極作用。深入企業提供司法服務,深入郫縣豆瓣、燈影牛肉、五糧液、瀘州老窖等企業開展“送法進企業”活動,進入產業園區舉辦知識產權法律保護講座,發送司法建議500余份,促進民營企業、行政主管部門、行業協會等增強知識產權保護意識,提高知識產權風險防范能力。

    四、對民營企業知識產權保護的建議

    目前,知識產權正成為最重要的無形資產,在市場競爭中的核心地位更加突出。隨著我省全面創新改革、知識產權強省建設深入推進,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需求更加迫切。針對民營企業知識產權保護,提出以下建議:

    (一)增強知識產權保護意識,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

    知識產權是創新成果的法律體現,是企業競爭力的核心要素。隨著經濟全球化、一體化的不斷加深,市場競爭日益激烈,市場競爭就是知識產權的競爭。因此,民營企業在加強自主創新、推進技術進步的同時,要切實增強知識產權意識,高度重視對技術成果、專利權、商標權、著作權等知識產權的管理和運用,不斷提高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二)完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提升知識產權管理能力

    民營企業要針對各類知識產權建立系統完善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安排專人負責企業知識產權的創造、運用、保護和管理,尤其要重視自身制度與相關知識產權法律法規的銜接,激發員工的創新熱情,有效防范法律風險,促進技術創新和品牌培育,避免因管理不善,給企業造成損失。

    (三)重視運用法律手段,妥善處理知識產權糾紛

    認真學習知識產權法律法規,對企業知識產權進行清理、歸類,根據不同類型知識產權的特點,分別運用相應的法律手段進行保護,提高知識產權保護的針對性和有效性。注重提升企業知識產權訴訟能力,妥善處理知識產權糾紛,推動企業健康持續發展。

    1.關于著作權保護。(1)在作品創作過程中,注重通過電子數據認證、加蓋時間戳等手段積極留存作品創作痕跡,并及時對作品進行著作權登記。(2)使用他人作品時,明確被許可使用的內容、時間、范圍,避免因為違約使用而導致侵犯他人著作權。(3)正確認識作品的著作權和作品載體的物權,作品載體的所有權人應在法律規定范圍內行使物權,避免因權利濫用造成侵權。

    2.關于商標權保護。(1)及時申請商標注冊,避免競爭對手使用相同或近似標識卻不能通過行使商標權予以制止,避免競爭對手搶注商標。(2)申請商標注冊前,應對他人在先注冊的商標、同行業的企業字號進行充分檢索,避免侵犯他人在先權利。(3)申請注冊商標時,盡量選擇顯著性較強的臆造類商標或任意性商標,避免使用地名、產品通用名稱等文字或標識。

    3.關于專利權保護。(1)在產品研發階段,建議對項目的新穎性、創造性等開展實證調研,避免對現有技術或設計重復研發,規避研發成果價值低,投入使用風險大,開發資源浪費等風險。(2)在市場推廣階段,建議對創新成果及時申請專利保護,避免創新成果因推廣而被公開,成為公共資源。(3)在產品委托加工階段,通過申請專利、與受托方簽訂保密協議、采取物理保密措施等,加強對核心技術的保護。

    4.關于其他需要注意的問題。(1)對于不適于申請商標、專利等知識產權保護的其他創新成果,建議企業通過與員工簽訂保密協議,對技術資料采取設置門禁限制、視頻監控、物理隔離等保密措施,通過商業秘密方式對有價值的成果予以保護。(2)在技術研發過程中,建議在與研發人員簽訂的合同中明確約定技術成果的歸屬,技術成果獎勵等內容。技術合作開發時,建議在合同中明確約定各方權利、義務以及技術成果的權利歸屬等內容。(3)委托他人進行技術開發時,建議合同中明確約定技術的驗收標準,驗收標準應該客觀,可量化,避免因合同約定不明而造成損失。(4)受讓或被許可使用他人知識產權時,建議認真審查轉讓人的權屬證明材料,避免轉讓人、許可人并非權利人,或轉讓、許可的權利已過期。(5)對創新成果采取全面知識產權保護,根據產品特點,采取專利、商標、著作權、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裝、裝潢、商業秘密等不同方式進行全方位保護。(6)參與知識產權訴訟時,應積極運用公證、電子數據平臺等第三方保全證據方式收集、固定對己有利的證據材料,重視提高應訴能力,避免因為消極應訴產生對自己不利的后果。

                                                                          

                                                                來源: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

                                                                時間:2019年4月

    ?
    ?
    刺激偷乱人伦小说视频_国产熟妇 自拍_免费黄色片三级_国产二区三区
    <legend id="sxf1j"></legend>

  • <ol id="sxf1j"><blockquote id="sxf1j"></blockquote></ol><ol id="sxf1j"></ol>
    <optgroup id="sxf1j"></optgroup>
  • <span id="sxf1j"><output id="sxf1j"></output></span>
  • <legend id="sxf1j"><li id="sxf1j"><dfn id="sxf1j"></dfn></li></legend>